简体 繁體

2017年3月26日 15:13

世界、亚洲与中国:摩根大通阿诺.辛格博士展望全球经济未来

“我们今天在什么位置发展当中呢?我们主要的问题是什么呢?有很多,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为什么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这么多呢?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中国的未来是什么呢?亚洲的未来是什么呢?”

时间:10-22 来源:亚太日报

(亚太日报实习记者 董晋升)“我们今天在什么位置发展当中呢?我们主要的问题是什么呢?有很多,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为什么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这么多呢?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中国的未来是什么呢?亚洲的未来是什么呢?”

 

 

针对这些问题,原IMF亚太部主任,摩根大通亚太监管战略主、乔治城大学副教授阿诺.辛格(Anoop Singh)博士日前受前海创新研究院邀请,在深圳前海自贸区以“全球经济增长和亚洲经济展望:中国的持续发展(Global Context and Asia’s Economic Outlook:Sustaining China’s Growth)”为题进行演讲,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图中深蓝色部分为GDP增长在6%-10%的地区

 

毫无疑问,全球经济正在经历考验。区域性甚至全球性的贸易停滞与大宗商品价格下降、英国退欧、美国大选等交叉事件带来的不确定性,使得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再次下降。

相对于全球经济放缓,以中国为代表的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的实际增速依旧保持在6%以上,新兴亚洲经济体领先了全球的经济增长,可以说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

 

美国:不平衡中复苏

 

“美国的经济复苏是不平衡的,但是它确实是在复苏。”在演讲中,辛格博士对于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经济给予了正面的判断。

 

 

辛格博士对于自己的判断给出了支持:首先,虽然工资涨幅发力,但美国的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接近充分就业;其次,除了能源萎靡之外,其他部门的企业利润处在高位;再次,美国的房地产表现良好,房屋居住和租赁空置率随着都在下降,房价也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最后,美国的金融业表现良好,消费者借贷水平处于历史低位,企业融资成本持续降低。

然而,就在上个月,IMF将美国2016年经济增长从之前的2%以上下调至1.6%。对此,辛格博士认为主要有亮点原因:一是全球贸易走弱以及美元增值拖累美国贸易;二是美国的生产力增长率下滑,TFP(全要素生产率)远低于历史平均水平。

 

亚洲:发展仍然强劲,面临不确定性

 

“但是好消息是亚洲继续保持经济增长的带领者,中国是其中一个国家,我今年非常相信这一点。”谈到亚洲经济,辛格博士给予了肯定。

 

 

根据最新的IMF预测,亚洲继续领跑2016经济增长(5.4),其中中国仍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领军者(6.6),但是这个预测在核心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辛格博士认为不确定性来自以下三方面:

首先,全球/区域性的贸易进入停滞期。亚洲非常依赖贸易,而贸易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力。日渐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对于中国和亚洲的影响非常大。

其次,生产力增长率持续下行,这在是全球范围内的普遍情况。辛格博士认为,在一些国家,投资在增长,但是增长下滑,是因为生产率是疲软的,他们没有正确的投资导致了生产率下滑。

最后,更高的杠杆以及更紧缩的融资环境。信贷增长几乎在亚洲所有区域都保持强势,这导致了家庭、企业和政府都面临着高债务和高杠杆。当然,亚洲经常性账户余额和总储备相对较高,能提供强有力的缓冲。

当下,中国正在积极的通过经济在平衡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印度的如果能通过完善劳动法提高其劳动市场效率,其数量巨大的年轻劳动力将带来巨大的人口红利;债务高企的日本正在通过“安倍经济学”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亚洲经济正在种种不确定性中前行。

 

中国:经济下行,面临六大风险

 

“中国的投资依然是非常强劲,而且在过去三四年里面持续的增长,但是增长却在下行”,因此,“中国增长的模式也需要发生变化,减少对投资的依赖…减少对信贷的依赖,更多是由消费进行增长,以可持续的方式增长。”

想要扭转经济下行,实现可持续的增长,辛格博士认为中国要注意一下几个方面的风险:资本外流;部分地区和领域的产能过剩;处于高位并且仍在激增的信贷;以国有企业为主的固定投资的过快增长;日渐增长的企业债务;潜在的减值贷款;房地产市场。

 

 

“我们现在有一些利好的消息,7年之前,我们看到三中全会描绘了一幅蓝图,我们已经知道了有很多重要的因素,三中全会已经意识到我们目前的经济增长方式需要进行转变,同时也谈到了改革的必要性”,辛格博士说到。

他认为,中国需要在提高生产力、去除隐性担保、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等方面发力,通过改革重新平衡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各要素的比例,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来拉动经济的增长而不是仅依靠投资来驱动中国经济的发展。

 


陈坤耀院长为阿诺.辛格博士颁发感谢状

 

未来:曲折前行,经济增长需要新引擎

 

“我今天想和大家说的要点是,生产率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在降低,在中国也是一样。不仅仅是中国需要新的增长引擎,其他的国家也需要新的增长引擎。”辛格博士在演讲的最后说到。

尽管相对于全球经济的放缓,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新兴经济体仍保持着6%以上的增长,但其增长存在种种不确定性和脆弱性。更重要的是,亚洲国家凭借信贷和杠杆而来的投资增长远远高于其GDP的增长,这意味着即生产力增长率是有限的。

当下,世界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这会影响到我们的贸易和经济,在短期来说,随着美国经济开始复苏,随着美联储加息,金融状况也会趋紧。

“未来的增长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这也就是为什么无论在发达国家还在新兴市场,都想找到一个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这需要国家之间更好地合作。”辛格博士说到。

我来说

会员登录    游客(不用注册即可评论)
正在加载。。。

相关阅读

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