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2017年3月26日 15:13

中国人为什么不愿投资拉美?

世贸组织创始成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资深顾问施雅德昨日在前海自贸区演讲时提出,中国企业应妥善利用对外投资的途径,完成第二次全球化的进程。

时间:08-19 来源:亚太日报 姚宇欣

【亚太日报实习记者 姚宇欣】世贸组织创始成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资深顾问施雅德昨日在前海自贸区演讲时提出,中国企业应妥善利用对外投资的途径,完成第二次全球化的进程。

 

                 施雅德解读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机遇                         

                                                                                                                   图片来源:前海创新研究院

2014年中国的对外投资(ODI)首次超过外国对华投资,中国由此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这是经济强国的必经之路,但“走出去”的道路不乏风险与挑战,其中信息交流不畅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在拉美实际投资少

 

从投资目的地的原始数据来看,中国对拉美的投资占ODI总额的13%,这意味着拉美是除亚洲以外中国投资最多的地区;但若考虑加勒比海域开曼群岛、维京群岛作为“避税天堂”的角色以及投资中转等因素,中企对拉美的实际投资存量为5%,在各大洲中最低。

 

 

 

从地域而言,中国的ODI分布不平均。中企的跨界并购集中于欧美,而对于拉美,中企既不太了解当地优势产业,又担忧新兴市场风险较大,故很少在拉美开展投资。施雅德认为,中国对拉美投资总量较小,主要由两地缺乏了解、存在信息真空导致。

 

今年5月墨西哥法律部门估计墨西哥将为高铁项目搁置赔偿中国约810万人民币。2015年初,在以中国铁建为首的国际联合体中标墨西哥高铁项目后,墨西哥方宣布撤销中标结果,随后又表示无限期搁置高铁项目。

 

施雅德对这一并不成功的“走出去”感到遗憾,他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双方交流机制不完善。他坦言,当时两国在政府层面进行了一些友好互动,中方从投标阶段开始就希望能尽快达成合约;然而围绕高铁项目,墨西哥国内质疑不断,争议涉及该项目的持续盈利能力及架设高铁线路的征地方案,亦牵涉政党纷争,并且,国外对中国的快速增长抱有成见甚至恐惧。谈判双方未能妥善解决上述问题,种种因素导致墨西哥高铁项目最终流产

 

                                中国在墨西哥的高铁项目已无限期搁置                    

                                                                                                              图片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走出去”的公司必须控制债务

 

中国民企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也遇到挑战。

 

目前对外投资的中企多为“国字头”,向国内商业银行贷款难度不高,亦享受国家的多项补贴;相较而言,向外走的民企则“势单力薄”——国家开发银行及进出口银行给予的资金支持多集中在国企间,通常情况下,民企较难从银行获得贷款,往往被迫转向利率更高的担保公司等机构,这导致融资成本上升。

 

                             国家开发银行为“走出去”的企业提供资金支持;民企希望能更多地受惠

图片来源:新华网

施雅德表示,“走出去”的公司必须控制债务,以避免可能发生的一系列不良影响。此外,中国民企还常面临不熟悉海外政策、法律、宗教文化等问题,而中国驻当地的使领馆鲜少能提供专业的信息与服务,民企对外投资还需政府助力。

 

不过施雅德同时表示,ODI应被视作企业的决策而非国家的政策。当前劳动力成本上升及出口目的地的经济疲软使中国企业有降低成本和开发新市场的需求。ODI不仅能让中企在海外市场销售产品,还促使它们了解市场的需求、喜好,从而树立品牌形象——提高品牌附加值已成为越来越多中企的选择。

 

鉴于高储蓄率、传统的“天道酬勤”的观念以及良好的基础教育,施雅德看好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领先于世界的经济增长。他提出,若中国与拉美两地间的留学生增加,则未来两地的相互了解与信息交流应能极大加强。

 

施雅德认为中国经济将维持较大的增长量           

                                                                          图片来源:亚太日报实习记者姚宇欣摄

 

编辑:周玲娜

我来说

会员登录    游客(不用注册即可评论)
正在加载。。。

相关阅读

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