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2017年7月22日 8:31

自贸区——被互联网冲击的下一个领域

自贸区战略似乎已演变为一场地方城市间的争夺战。但真正该争夺和关注的,还未得到各自贸区的足够重视:尽快完成“线上化”。

时间:09-09 来源:APD自贸区观察

 

文/APD自贸区观察 杨涛


迄今,中国已有四个自贸区获批运行,第三批自贸区还有数十个城市摩拳擦掌。自贸区冠冕所加之处,股票先行,地产随后。在人们眼中,未来的物流、资金流都将以这些地方为先行入口。政府职能转变等长远命题,并不是各地所在意的热点,或者说,那不是地方能解决的。


自贸区战略似乎已演变为一场地方城市间的争夺战。但真正该争夺和关注的,还未得到各自贸区的足够重视:尽快完成“线上化”。


线上的“自由贸易”变革早已开始


首先“自由贸易”这个词儿,不宜被搞得过度复杂。可以从淘宝说起,马云所说的“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句广告语,就是在谈自由贸易。从它诞生到发展过程中,无时无刻不在挑战传统监管、审批等政府管理的底线。从假货,到税务。


这个发端于线上的贸易,自由为本、便利在先,即使后续监管陆续到位,也是适配自由贸易的监管模式,而不是传统经营和监管中遇到的对资源流动和配置的阻碍,只是让它规范和完善。


再看看现在的滴滴、Uber,几个线上的软件,迅速突破了自上而下的组织管理体系,跨过监管环节,将线下的汽车主和需求者无缝对接起来。


打破一切阻碍流通的要素,这不是自由贸易么?


放眼看一下,阻碍商品、资金、信息和人流动的因素都在一点一点地被某个线上的小产品撬开缺口。


前30年的改革,是被设计的;现在的改革,已经极大显示出底层诉求通过互联网的反向推动——自下而上的改革。


而且,和单一的底层诉求不一样,它裹挟了资本的推力。资本和底层诉求的结合,让政府管理层不能再像以往那样采取被动的偷懒思维和处理方式。法律还不允许?那么这种方式倒逼立法的提速,适应现实的需求。


再说清楚点,这一次,与以往眼花缭乱、诉求不一的改革最大的不同点是,顶层、资本和底层群众大概率上站在一起,政府的“中权阶级”接受各方的挑战和倒逼。猝不及防,只能适应。


自贸区的思路能变么?


自贸区很大程度上是顶层设计的产物。四大自贸区也都拿出了自己的一套方案,但话语体系不是太接地气,操作层面仍然繁琐。跟中央部委争取政策方面略显吃力。


这个思路恐怕要变一下。未来真正开创、推动、产生自贸区实际效应的,是来自线上的力量。而且中国真正意义上的自贸区很可能在线上率先实现。


马云去美国了,他在华尔街日报上说:“我们的美国战略非常简单和清晰:我们要帮助尽可能多的美国创业者,男性和女性的中小企业家,各种规模的品牌和公司,帮助他们的产品向不断增长的中国消费阶层销售。这会让在中国消费者获得他们想购买的美国产品,同时,也在美国创造就业,增加美国对中国的出口。”


“相信电子商务的力量,将会在全球范围内消除障碍,让即便是最小的企业,也能触及消费者,无论他们在何方,无论他们在隔壁或在世界的另一头。”


自贸区的操盘者要意识到,阿里等平台型互联网企业,做的已不止是生意,而是涵盖了一整套流程、体系、监管,是一个完善的生态系统。从浙江工商局进驻阿里就可见一斑,政府离不开这个平台,未来很大程度上政务与商务不可分割。


除了贸易之外,金融生态、信用生态,都更多被线上掌控。可以预见,将来社交、电商、信息平台巨头们构建的是一套完善的线上集政、商、服务、监管于一体的系统。


谁先被“线上”捆绑,谁赢得未来


之前有分析认为,BAT已成为事实上的“执政拱卫力量”。这意味着,对于掌握最大信息流量、贸易通道和社交生态的互联网巨头来说,未来必须也必然植入政务领域的管理、协调、数据集纳等政经社会管理的功能和权力。


在此之外,无论是信息、贸易,抑或金融,谋求小国寡民式的自成体系,妄图以有别于他人的特长建立特色,都在战略设定上有严重偏差。


快速借力线上,甚至让权于线上,捆绑自身成为自贸区普适性标准的设定者,是当下明智的做法。


两相对比,也很明确:

中央监管部门对线上的回应和反馈更为重视、参与感更强,姿态更低但对于各自贸区,却是一个明确的体制内监管者身份,控制欲更强。


在监管手段上,对线上监管更宽松或延后,对自贸区则仍是审批在前的方式。


地位不对等、条件不对等,也会造成未来线上突破更容易起势,线下的区域类或曰实体自贸区,面临很大的挑战。


从现实看,现有的区域自贸区,对线上模式(涵盖电子政务和电子商务)的重视程度远远不够。或许最后线上的平台们不会考虑去+滞后的实体自贸区,而是直接将自贸区在线上变现。那时,现有的地域自贸区将不再有实质意义。

编辑:杨涛

我来说

会员登录    游客(不用注册即可评论)
正在加载。。。

相关阅读

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