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2017年7月22日 8:32

中国正进入一场“线上式”改革

前期我们曾研判,自贸区是被互联网冲击的下一个领域。近期动态显示,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朗。也有自贸区开始迎合这种趋势。

时间:09-09 来源:

 

APD自贸区观察 杨涛
  

【引言】

 

前期我们曾研判,自贸区是被互联网冲击的下一个领域近期动态显示,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朗。也有自贸区开始迎合这种趋势。

 

6月18日,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上海自贸区管委会联合宣布,国检部门出台24条措施支持自贸区进一步发展。其中提到,在自贸区建跨境电商清单管理制度,未来“海淘”货物从到港到上架的时间可压缩80%左右。

 

未来除清单内的商品禁止以跨境电商形式入境外,全面支持跨境电商发展。除上海口岸的改革外,检验检疫部门还将进一步加快互联互通,实施“互联网+国检”战略。

 

在商品和服务日趋标准化的今天,自贸区“线上化”的路径,大概率是由商品贸易和消费需求推动,关、检、汇、税等跨境部门跟进,最终实现从贸易、金融到政务、监管相互贯通的线上生态。

 

“自贸区”和“跨境电商”两个关键词在中央话语中的频次变化,很可能意味着中央在改革部署上的战略挪移。

 

需要重视的三件事

 

自贸区被国家赋予了政府职能转变、贸易便利化、金融创新、海外战略、区域融合等诸多使命,几乎涵盖中国当下改革的所有关键点。近期几个事件昭示了一些变化,有必要关注并理解。对趋势的判断,决定了未来能否抓住国家自贸区战略的价值,以及能否分享到长效的“自贸区红利”。各自贸区在政绩导向下的战术操作,很可能产生战略偏差。


1、国务院连续发文力推跨境电商

 

6月10日,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健康快速发展的指导意见》。此前的5月份,国务院接连发布《关于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加快培育经济新动力的意见》和《关于加快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的若干意见》,都在跨境电商方面做出了重要部署。

 

李克强特别指出,跨境电商不是简单的“国内老百姓买国外商品”,大量的是企业进出口业务,是用“互联网+外贸”带动实体店和工厂的发展。此前李克强已多次在重要会议强调“推进跨境电商新业态”、“加快走出去,扩大跨境电商试点”。可见对跨境电商的重视已提到战略层次。

 

2、马云的“E-WTO”战略

 

6月8日至10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赴美国纽约、芝加哥推介全球化发展计划。

 

马云做了一个承诺:未来阿里巴巴将着力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全球化,包括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支付工具、物流中心和透明公开的交易平台,帮助中小企业利用阿里平台向全球销售。“阿里巴巴希望通过互联网,建立一张为中小企业和小商人进行跨境贸易的平台,即‘E-WTO’”。

 

3、上海自贸区的迎合动作

 

上海自贸区目前正在联手天猫销售平行进口车。上海自贸区下属的上海外高桥汽车交易市场在天猫开设的旗舰店近期即将上线。

 

2014年9月,上海自贸区称,上海口岸监管部门实行的对出入境商品的监管主要针对企业间贸易,不适用于跨境电子企业与消费者直接的贸易行为。上海检验检疫部门将推进全“线上”监管平台,服务自贸区跨境电商发展。系统平台将建立完善的产品质量抽查、投诉举报及产品召回、下架机制。

 

解读:弃难从易,中央着力点的转变

以上3点,分别代表了中央政府、产业资本和区域自贸区对“线上”的态度。

 

对中央政府来说,前两年力推自贸区战略,但在战术层面则面临种种问题,包括推进节奏、具体定位、业务形态等方面。因落子于线下的自贸区,在地域和行业上都受制于庞杂的传统监管体系。此外,自贸区这个筐里也被装进了太多未必能承载的东西。

 

相比之下,跨境电商是单点突破,需求明确、业务清晰,即便是面临的问题,也较自贸区更为简单。推动“线上”的跨境电商比推动“线下”的自贸区更为容易。而且从这样一个点,可以逐步拓宽到政府职能改革、金融创新等各个环节。这就由战术提升到了战略。

 

上海自贸区的“线上化”是跟在企业需求之后。官方背景的自贸区,在权限上更多是一个需求提出方,而非是改革的主动决策和执行者。而传统监管缺位的互联网企业需求,在当前中国政务生态中更容易被放行。

 

按当下的局面,中央的选择很可能将着力点放在风头正盛的“线上生态”,以此倒逼政府职能转变,带动金融、贸易体系变革。

 

代表产业资本的马云,说的已很直接。贸易便利化、跨境金融支付、全球连通,正是各自贸区宣称要做的东西。“E-WTO”一词根本是在向现有的自贸区发出挑战:“你们想做的,我在线上都能实现。”

编辑:杨涛

我来说

会员登录    游客(不用注册即可评论)
正在加载。。。

相关阅读

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