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2019年9月21日 12:45

前海:力度强劲的电改仍悬而未决

电力改革,像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深圳前海在探路电改方面仍有不少疑惑待解。因此,“电老虎”不会变成“电小二”,至少短期内不会。

时间:04-10 来源:APD自贸区观察

【亚太日报 付历非】电力改革,像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沉寂13年后,在2002年昙花一现的国务院《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终于迎来了它的“升级版”,即国务院“9号文”《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

电力体制改革的终极目标在破除垄断,其核心是价格改革,因此这一市场化改革将释放的红利备受期待。此前就有分析称,电改将撬动全国5.5万亿度售电对应的万亿元级别的市场。那么,让社会资本翘首以待的究竟是巨大蛋糕,还是画在纸上虚无的饼?

作为中国改革前沿阵地的深圳在探路电改方面而言,仍有不少疑惑待解,而这些不确定性无一不需要完善的顶端设计和长时间的阵痛期。因此,“电老虎”不会变成“电小二”,至少短期内不会。

疑惑一:前海电力市场投融资改革,社会资本话语权有多少?

日前有消息称,南方电网公司将在前海合作区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引入中华电力和招商供电两家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负责前海电网投资建设和运营,实现社会资本进入传统垄断领域。

而在一个月前,启动一年多的中石化混改终于有了阶段性进展。今年3月6日,中石化发布公告称,投资者履行签署于去年9月的增资协议缴纳了1050.44亿元的增资价款。然而,庞大的资本所代表的话语权呢?

公告显示,该价款是由25家投资者共同缴纳的,而按照去年2月中石化发布的关于率先推出油品销售业务引入社会和民营资本的公告,混合经营中社会和民营资本的比例不超过30%。

能源与电力,同为国家命脉行业,同样或危及国家安全,同样难以破除垄断。类比能源行业的“老虎”,南方电网作为两头“电老虎”之一的央企,在电网的架设与运营等国务院9号文中仍未放开的领域,将允许社会和民营资本拥有几多话语权呢?

疑惑二:民资进入售电领域,这是一块诱人的饼?

国务院9号文发布于3月15日,而早在去年11月4日,国家发改委即下发《关于深圳市开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通知》,规定深圳电改自今年1月1日起试行。该通知下发后,深圳方面并无明显动作。

直至国务院9号文出台10天后,来自深圳的国内首家民营售电公司——深电能售电公司,才揭开神秘面纱。成立于今年1月30日的深电能售电虽手握发改委的《通知》,但并未得到国家有关部门发放的售电经营许可证。

因此,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巡视员王强所说的“这次我们把售电侧放开了,那么就形成一个竞争的格局了”,在9号文下发之前并无形成的可能。而在9号文明确规定“放开竞争性环节电力价格”之后,会有多少民资能真正获得进入售电领域?

而此前有调查表明,深电能售电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中,注册资本为1亿元,而持股达52%的大股东江克宜拥有深圳罗湖供电分局局长、深圳市龙岗区供电局长等多重身份。可见,号称民营售电第一家的该公司也与供电局、电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民资真正进入售电领域的门槛并不低。

疑惑三:前海试水电改,路通向哪里?

要说前海试点电改有什么特别之处,应该就是前述消息所称的南方电网公司引入中华电力和招商供电,成立合资公司负责前海电网投资建设和运营。若属实,这一举措较之王强所说的“之前已放开发电侧,而此次明文规定放开售电侧”而言,改革力度可谓强劲,电网架设这一领域垄断破除或许指日可待?

9号文关于电价改革的规定中,将“单独核定输配电价”放在第一条,明确了输配电价将过渡到按“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用户或售电主体分电压等级支付输配电价,该价格由政府核定。很显然,该价格将支付向电网架设主体,即处于垄断地位的“电老虎”们。

很大可能是,前海的尝试将长时间处于up in the air(悬而未决)的状态。

除此之外,前海电改的前路仍然迷雾重重。国家能源局童光毅副司长在前海调研电改工作时表示,支持前海参与混合所有制供电公司,或自己成立购售电主体,具体将有什么方案?是采用深电能售电公司那样不脱离政府和电网背景的模式?还是国资与民资相对平衡的模式?前海试点经验拓展至南方甚至全国电力市场的前景又将如何?除竞争性电价以外,电改是否及何时能拓展至民用、农用及公益性用电领域?

这些问题目前都未能得到官方或企业答复,《亚太日报》将持续关注该问题。

编辑:付历非

我来说

会员登录    游客(不用注册即可评论)
正在加载。。。

相关阅读

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