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體

2019年9月21日 12:59

顾涧清:共定规则,“一带一路”并非赢家通吃

“一带一路”战略面世以来,饱受争议,屡屡被称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广州市社科联主席、海上丝路研究专家顾涧清认为战略与美国主导的“赢家通吃”显然是不同的。

时间:03-27 来源:APD自贸区观察

【亚太日报 付历非】3月24日晚,粤津闽三地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一经传出,除再次引发对第二批自贸区挂牌时间的广泛猜想外,“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将亮相于开幕在即的2015博鳌亚洲论坛的消息也自官方媒体流出。

“一带一路”战略面世以来,质疑中国以互联互通之名,对周边各国行资源掠夺、政治干预、经济遏制之实的声音也不绝于耳,甚至屡屡被称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

官方、学界对此都有很多看法,为此,《亚太日报》专访了广州市社科联主席、海上丝路研究专家顾涧清,他认为,“一带一路”战略与美国主导的“赢家通吃”显然是不同的。

亚太日报:将“一带一路”战略与“马歇尔计划”有无可类比之处?二者区别开来的首要原因是什么?

顾涧清:二者不应相提并论,首要的原因就是它们的出发点完全不同。“一带一路”的根本属性是欧亚大陆上的新兴经济体携手共进,而“马歇尔计划”是作为战胜国的美国对饱受战争摧残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

我们知道,美国宣布重返亚太以来动作频频,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搅动了整个亚太政经格局,在WTO框架之外推动极高的自由贸易标准,排除甚至对抗中国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相反,“一带一路”秉持共同发展的理念,追求合作共赢的目标,它不是我们一方的“独奏曲”,而是各方共同参与的“交响乐”。


亚太日报:中国油气、矿产等资源的确对国外依存度高,此前这类资源进口主要通过海上通道,“一带一路”中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否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

顾涧清:也有这方面的因素。我国的铁矿石主要依赖于澳大利亚和巴西,石油主要依赖于中东,与其他重要资源国的合作还不深入,渠道主要是通过海路,使得资源方面的合作不稳定,容易受到外部威胁。通过“一带一路”,特别是新增陆路进入的通道,对于资源获取的多样化十分重要,同时加大对西部的开发,也有利于战略纵深的开拓和国家安全的强化。

亚太日报:如何打消发达国家对中国掠夺沿线国家资源的质疑?

顾涧清:如何打消发达国家的质疑,我想还是要按照习主席提出的,在加强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的同时,加强政策沟通和民心相通。这当中,“共同”二字尤为重要,规则制定、项目建设、人文交流都需要围绕这两个字,要让世界看到,“一带一路”战略与美国主导的“赢家通吃”做法是截然不同的。

亚太日报:此前,《华尔街日报》消息称,内部人士透露,中国有意放弃在亚投行里的一票否决权,以吸引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您对此怎么看?

顾涧清:这里还是先要强调亚投行的性质,它是互利共赢的倡议,是对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有益补充,将遵循公开、透明、高效的方式建立一个全新的多边的开发性金融机构,带有明显的全球性开发银行特点。

在这种背景下,按照股份享受权利承担义务与亚投行的角色更为相符。按照正在磋商的亚投行章程,决策机制和股份分配是重要内容,亚投行将按域内和域外划分其成员,随着成员国数量的逐步增加,每一个成员的股份比例都会相应下降,这才是吸引欧洲国家加入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的真正原因。

亚太日报:英、法、德、意等国家的有意入伙,您认为根本原因在哪?

顾涧清:英、法、德、意等国加入亚投行,很多国外媒体都渲染是对其传统盟友美国的背叛,其实不然。我们认为,这更是这些国家基于现实利益的理性选择,以及对亚洲未来前景的战略判断。近年来,欧亚经贸关系日益紧密,尤其欧洲对亚洲投资加大,对华投资也在快速上升。所以说,这些国家加入亚投行,其经济影响还是远远大于其它方面的考虑。

亚太日报:您在此前提到现代丝路精神,包括平等、共赢、互惠等,且发展主线中的一条是“共定规则”,而参照WTO、IMF等国际协定或组织,成员国的实力直接决定了其在制定规则时的话语权,所以,亚投行以外,“一带一路”战略的其他决策机制也要摒弃这种模式吗?

顾涧清:并不是完全摒弃,但要用更好、更新的互利共赢模式。

“一带一路”战略牵涉广泛,有意向的国家众多,各国情况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均有差异,因此在做出某一决策之前,很可能有多个意见不同的阵营,在这种情况下勉强采用纳入所有成员的多边协定很可能导致效率低下。因此,我觉得不妨“特事特办”,分别采用“一对一”的双边协定模式,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小利益上的冲突。

当然,以亚投行为例,它的目的是为欧亚大陆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这就有可能与此前的资本布局出现一些小摩擦,但我不认为会有大的冲突。

亚太日报:广州的对外经贸历史悠久,在海上丝绸之路所处的地理位置也尤为重要,如今广东自贸区方案获得通过,您认为方案会针对对接“一带一路”做出何种规划?

顾涧清:我在2012年的广东省决策咨询会上就提出南沙、前海、横琴三个新区,不仅要成为推动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的示范区,更要成为承担体制改革探路重任的新示范区,我想这与“一带一路”战略和广东自贸区规划在实施全面深化改革和高水平对外开放、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方面的要求是一致的。
 
港澳因素始终是广东扩大开放中最重要的因素,我认为广东自贸区方案与“一带一路”对接仍不应离开这个关键点,并在金融创新、现代物流、信息和中介服务等各领域全面深度合作,既带动珠三角地区产业升级,又充分借鉴港澳自由港的运作模式,把南沙、前海蛇口、横琴三个新区办成深水区改革的“示范岛”、“特区中的特区”。

编辑:付历非

我来说

会员登录    游客(不用注册即可评论)
正在加载。。。

相关阅读

我来说